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英国财政部专家座谈

2018年4月19日,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国家资产负债表中心主任张晓晶,国家资产负债表研究中心研究员李成、刘磊在财政部与来访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及英国财政部的专家进行了座谈。到访专家包括此次访问团团长、IMF财政事务部高级经济学家桑德普先生(Sandeep),IMF财政事务部高级经济学家黄国华先生,IMF公共财政管理专家约瑟夫先生(Joseph),以及英国财政部资深政府会计专家奥利维亚女士(Olivia)。双方就中国政府部门资产负债表的编制及其相关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

一是关于政府范围的界定。这恐怕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在统计准则中有广义政府的概念,但会计准则下不存在广义政府。因为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既不一定是包含关系,也不是平行关系,在会计上无法做到合并会计报表。比广义政府更大的概念是公共部门。现在越来越多的统计和分析都采用公共部门的概念,即在政府的基础上再加入国有企业及类似的政府控制的单位。原则是政府能够控制,在会计上有一些政府能够控制的标准,IMF推荐看的一个指标是运营总成本中有多大比例来自财政补贴,如果这个比例超过一半,就应纳入广义政府范围。

二是关于不少发达经济体(如英美)政府资产净值为负的问题,英国财政部的专家作了解释。主要理由是,英国在编制政府资产负债表时,考虑到了未来的负债(即社保负担),但并未考虑到未来的收入,因此导致结果为负。不过,有些国家即便不考虑未来的社保负债,其政府净值也为负,这应该与所有制有关系:即在私有体制下,政府本身并没有掌握多少资产,而主要靠负债“经营”。

三是关于中国政府资产负债表中的风险点。对此,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专家提出重点关注的四个方面:地方政府隐性债务,国企债务特别是僵尸企业问题,政府资产的投资收益,以及未来社保欠账(目前一些省份已经有所暴露)。双方都认为,那些在表内能够反映出来的显性债务风险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隐性的或有负债,这些往往是在表外,需要格外重视。IMF专家承认,他们危机前对于欧洲债务风险的评估比实际发生的债务风险低了百分之三十。

23.jpg


2018年04月20日

监管框架调整的系统性风险逻辑 ——暨《中国金融监管报告2018》发布会
中国债券论坛“复杂环境下的货币政策新趋势” 季度研讨峰会在京举行(5月22日)

上一篇

下一篇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英国财政部专家座谈(4月19日)

添加时间:

新闻中心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