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高培勇:营改增开启本轮税改进程

中国税务报记者 单晓宇

●现代税收制度更多反映的是人类社会对税制本身应具有的公平正义的要求

●营改增对推动财税体制改革意义重大,但本轮改革更大的难点在直接税上

●减税不是总量性减就可以,一定要落实在结构性上,落实在税制改革上

西子湖畔,G20杭州峰会圆满落幕;神州大地,营改增试点如火如荼。近日,本报记者专访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财经战略研究院院长高培勇,请他就时下的税收热点问题做了解读。

QG20杭州峰会隆重举行,中国为全球治理交出了出色的答卷。G20杭州峰会传递的消息,使您对税收发展产生了哪些感想?

高培勇:G20杭州峰会将是一个重要的里程碑,其中蕴含着对税收制度从理念、思想到战略上的重大调整。

现在,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经济是世界经济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G20杭州峰会上,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了“中国方案”和“中国主张”,为推动世界经济强劲、可持续、平衡、包容增长开出“中国药方”。这也体现了在“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个大家庭中,中国的大国责任担当和引领作用。

观察G20杭州峰会对中国税收的影响,就要看到,中国是如何介入到全球治理中,如何在全球治理中发挥自己的作用,特别需要看到中国税收和世界税收之间的联系和交融,看到中国税收和中国经济在世界税收和世界经济中日渐增长的影响。

在“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时代,世界税收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彼此紧密联系在一起。因此,我认为,中国税收制度的发展方向、发展格局,不能仅仅考虑中国自身的需要,自身的国情,还要考虑到“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需要,考虑到经济全球化过程中,中国的责任担当,考虑到中国税收对世界税收的巨大影响。所以,走现代税收制度道路是一个义无反顾的选择,不能有丝毫的犹豫和彷徨。说得抽象一点,税务系统需要摒弃老套路,用新思维解决新问题,要调整习以为常的理念、思想和战略,转而走向党的十八大以来的一系列治国理政新思想、新观念、新战略。

Q您所说的“走现代税收制度之路”“用新思维解决新问题”与传统税收制度有什么不同?

高培勇:传统的税收制度有三性:强制性、无偿性、相对固定性。税收制度都是在围绕税收收入及时、足额、可持续入库这个大前提进行的。当前税收制度改革,提出要建立现代税收制度,而现代税收制度,更多地反映的是人类社会对税收制度本身应当具有的公平正义的要求,体现了现代税收文明。

Q建立现代税收制度需要进行哪些改革?高培勇:税收制度的改革,真正能解决也最需要解决的是税收负担分配调整的问题。瞄准国家治理现代化大方向,新一轮税制改革涉及的税种主要有六个:增值税、消费税、环境保护税、资源税、个人所得税和房地产税。六个税种当中个人所得税和房产税属于直接税,消费税和增值税等属于间接税。要改革的直接税两大税种是对现行税收征管机制的重大挑战,所以作为配套改革又增加了修订税收征管法,因而整个税制改革的版图可被描述为“六税一法”的改革。

Q如何调整直接税和间接税,才能达到优化税制、使税收负担更加公平的目的?

高培勇: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要求逐步提高直接税比重。目前正在进行的营改增显然处在减间接税的操作路线上。通过营改增,实现间接税大幅度的削减,减少间接税占税收收入的比重。间接税的减少,所腾挪出来的税收收入空间就可以通过增加直接税来填补。直接税增上去,间接税减下来,从而达到税收制度的优化,使税收负担分配结构更加公正、更加公平。

Q下一步改革的重点和难点是什么? 高培勇:从以上分析角度看,营改增是本轮税收制度改革的一个突破口。自十八届三中全会召开以来,我们所看到的税制改革的重头戏,其实就发生在营改增上。因此,说营改增开启了本轮税收制度改革的进程也不为过。然而本轮税收制度改革任重而道远,今后的路还很长。我们要看到,营改增本身对推动本轮税收制度改革、本轮财税体制改革的重要意义,但也必须说,更艰巨的工作,重要的、具有深远意义的改革还在后面,即这一轮税收制度改革的难点和重点还在直接税上。

Q有观点说国家要做新的转型,从高速到高效转变,税制改革应向哪个方向发力?

高培勇:这实际上牵扯到现在所说的一个重要关键词,叫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目前,中国经济发展步入新常态。经济发展新常态标志性的变化,就是经济增速放缓。放弃追求高速,而转向以质量、经济增长质量为核心的经济发展轨道上来,并非仅仅是主观上的一种选择,而是客观规律的作用使然。

实现由高速到高效率转变,中央作出的一个具体的决策就是实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所谓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就是用改革的方法推进经济结构调整。这种经济结构不仅仅是实体经济的产业结构,也包括制度结构,其中就包括税收制度改革。

税收制度和整个经济结构之间关联度颇高。比如说供给侧,一般人理解供给侧,首先是企业,而企业和政府之间的关系,其中一个最重要的、也是一个最牵动人心的纽带,就是税收制度,就是税收负担水平的高低。72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指出,“三去一降一补”五大重点任务,“降成本”的重点之一在于降低宏观税负。

降低宏观税负,怎么降?减税不是总量性减就可以,一定要落实在结构性上。结构性调整一定要落实在税收改革上,减少间接税、流转税,减少税收对价格的影响。比如正在进行的营改增试点就是贯彻减税的过程。

必须注意的是,减税的同时,一定要减支。这是实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必须做的一件事。降低宏观税负水平的同时,必须要降低政府的支出水平,否则以赤字支撑减税的道路,不仅仅隐含财政风险,事实上也与降低企业负担的初衷风马牛不相及。

(来源:中国税务报 2016-9-14


2016年09月14日

中国保监会副主席陈文辉参加第2届中国——东盟保险合作与发展论坛(9月19日)
中国保监会副主席陈文辉会见宿迁市委书记魏国强(9月13日)

上一篇

下一篇

专访高培勇:营改增开启本轮税改进程(中国税务报)

添加时间:

新闻中心

Powered by CloudDream